关于DX9的D3DUSAGE_DYNAMIC flag

正经点说。我的内网机是AMD Radeon HD 6700 series。粒子系统125个batch跟1679个batch的差别在于平均70fps和平均64fps的差别(渲染状态完全一样,区别在于我有没有强制合并batch)。而如果我把vertex buffer加上D3DUSAGE_DYNAMIC的flag,在合并了batch的状态下,帧率就会跑到40~50fps之间。
我想说的是,现代GPU对batch的敏感度比很久之前小很多,你也许不在乎这点性能损耗。但D3DUSAGE_DYNAMIC这个flag,最好不要用,它带来的性能损耗比你少合并一千个batch更大。即使你每帧都不得不lock这个buffer重填数据,即使你数据量再大,你也架不住这玩意儿绘制效率低。
只要不是每帧删了buffer重建,效率其实是可以接受的。

继续阅读关于DX9的D3DUSAGE_DYNAMIC flag

粒子系统优化……记

大概就到此为止了。CPU方面的优化。
我把Sprite粒子的顶点生成移到了逻辑线程。就放在粒子逻辑更新之后。然后这个函数的执行开销立刻变为原来的二分之一。因为cache命中率上去了。
然后绕不过去的memcpy就成了由渲染线程拿逻辑线程生成的顶点数据往vertex buffer里拷贝。
令人讨厌的vertex buffer重建仍然存在。粒子数量增长的时候帧率特别低。
继续阅读粒子系统优化……记

最后一篇应该加密的post

从前天得知新的座位安排,到昨天搬了东西,再到今早一觉醒来。
两个晚上我都梦见了我之前那个邻座。
梦里大概就是说话而已。现在已经完全不记得梦里发生了什么了。
我的梦里通常各种人都有,各个同事都可能出现。

我想起了过去的几个好朋友。
当年上高中的时候,我真的是一个认准了一个朋友就抓着她不放的人。除了那个朋友其他人都看不起,总是用各种各样无聊的话题堆满和她相处的时光,总是喜欢打断她和别人的谈话的人。
高中毕业之后我再也没有那样的朋友了。也许只是因为本来能倾听我一直不停地说的人就不多,而且我说话有时候实在太刻薄。
来北京只是因为希望能去有人肯听我说话的地方,讨厌那所大学是因为它没有给我什么朋友。
想想现在因为和同事交流的时间太多而极少联系当年的好朋友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太差劲了。
这就是所谓的我已经有新朋友了,不会像以前一样只缠着你一个人了。
当年我眼中你的脸你的笑容无比可爱,你的成绩你的性格让我无比嫉妒。
当年我摇着你的胳膊要你听我讲话,讲那些絮絮叨叨我讲不清楚你又听不太懂的东西,唯恐你的注意力被别的东西吸引,又总觉得你人缘好不差朋友而怕别人抢走和你相处的时间。。。
而现在已经有一年没有主动联系你了。
终于发现自己其实更是那种有了新朋友就忘了旧朋友的人。

于是就这样了。

大概那种朋友不会再有了吧。

然而如今仍然会把别人投到她身上,对跟她有着相似气息的人感到无比。。。

无比喜欢吧。

但气息什么的终归是感觉,并非理性的判断。

我也不能指着人家的鼻子对人家说:“你的气息跟我以前的好闺蜜很相似,所以请做我的好朋友”吧。

于是到此为止了。

林牧良的后续故事

林牧良的后续故事。

因为这次的故事是林牧良本人写的,上次的故事是林牧良的基友写的,所以角度有所不同。

别问林牧良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温馨的,他自己都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喜欢他。但当他越来越频繁地在梦境中梦到那个女生,甚至每隔两天都会在梦里见到那个女生的笑容之后,他开始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

当然梦归梦,林牧良从来只是在梦里看到她微笑着朝自己走过来而已,其他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林牧良是个有节操的二次元宅,他从不YY自己跟三次元妹子发生什么无节操的事情。嗯咳。

但是林牧良真的觉得这样下去可不行。没法好好写代码了。

于是他真的去跟那个女生表白了。

他像个纯爷们儿一样——啊不他本来就是纯爷们儿——口齿清晰地对那个女生说:我喜欢你!

然后他把目光移向显示器的底座,默默等待宣判。

然而对方却反问道:所以呢?

林牧良觉得这个反应让他始料未及。他觉得最差的结局不过是一张好人卡而已,但是那也好过做一个没有勇气表白的loser。

想到这,他脱口而出:所以给张好人卡呗。他觉得自己的脸憋红了。

对方的声音很清脆:好吧,你是个好人。

林牧良觉得这谈话内容终于到了自己预想的轨道上来,忍不住舒了一口气。虽然他觉得自己脖子根的温度一时半会儿下不去了,但他还是说出了预定的台词:好~的,你的好人卡我好好收着了。

然后他终于有勇气抬眼看那个女孩儿,却发觉女孩儿在微笑。

那微笑和平时的笑容没有什么不同,但是他却觉得莫名奇妙。

——你笑什么?

——不,没什么。

----------------------------------------

林牧良不觉得自己失恋了。因为好人卡是他主动要的。如果他不主动要的话,对方未必给。当然,也有可能是林牧良一厢情愿地这么想。毕竟,林牧良无法脑补出自己告白成功的画面。

但即使他把那瓶脉动一饮而尽,那也不代表他放弃了。

不是有话说得好嘛,我喜欢你是我的事,你喜不喜欢我是你的事,我只要让你知道就够了。

所以林牧良在好人卡数目++之后,并未感到很伤心。

然而之后发生的一件事让林牧良觉得自己的心脏被用人细绳子拦腰绑住使劲勒,直到里面有几块肉被挤了出来。那感觉真的很疼。

————————————————————————————————————————

两个月以后,林牧良和老大——也就是他们的项目经理——两人偶然在一起擼串儿喝酒。闲聊间老大问起林牧良的感情生活。这种时候,老大总会摆出已婚人士的过来人架势。

——(林)啊?最近这么忙,没再相亲啊,也没什么目标。跟以前一样啊。

——那最近和温馨相处得如何?是不是很尴尬?

——尴尬不至于,还是那样呗,那又怎么样啊。我脸皮厚我怕谁。

——我去问温馨了,她说听到你表白的时候,还是挺尴尬的。

林牧良突然一口啤酒呛住了,咳了好几声。

——你也真是的,表白那么大事儿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弄得这么尴尬多不好。

——说了有什么用,咳咳。林牧良终于贫了句嘴。

是啊说了有什么用,林牧良不过只是想刷一个名叫”好人卡++”的成就而已。说了也不能改变林牧良单身的事实,这个成就却刷不到了。

说到底他什么都没做,只是说了一句”我喜欢你”而已。

只是听老大说到温馨觉得自己的表白很尴尬的时候,他突然才心里一紧。

他突然说不出话来,只能咳嗽了。

你没事儿吧?老大问道。

没事儿没事儿,只是突然觉得自己好傻逼。。。

说的对你就是一傻逼,老大毫不客气地回应。你跟温馨性格上压根就不合适。

是啊说得一点都没错。

但是啊。。。。。。我现在才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傻逼呢,虽然我并不在意自己跟她合不合适。

林牧良的梦想依然是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英雄。他当然希望英雄身边有一个美人儿相伴。

但此时他终于有种被嫌弃了的不甘心。

说真的他不是英雄,他顶多在工作——自己比较擅长的领域——喜欢逞能而已。逞能,让人觉得厉害,自己爽一把。还喜欢给人修电脑,修路由器。。。

但其实工作能力跟其他人水平差不多。

他不是英雄。也许配不上那美人儿。

他现在才明白自己的表白让人有多尴尬,给人带来了多大的困扰。

他只不过傻不拉叽地沉浸于人生十大错觉之中。

于是虚无缥缈的梦终于破碎了,他希望自己能有一把可以斩断所有烦恼的剑。最好也能跟过去的自己一刀两断。

林牧良的现充之旅(以博主本人为主人公原型的短篇小說《阿宅不要谈恋爱》)

天空正逐渐褪去它深色的外衣,英雄已早早的来到了世界之巅,披着他最爱的黑色斗篷,让它在寒风凛冽之中飒飒作响。英雄将他的勇者之剑插在地上,手支着剑柄,笔直站立着,安静地等待日出。
在朝阳刚刚探出头的那一刻,这世界的第一缕光投照在英雄身上,将他的身影拉长,再拉长,英雄的身影最终完全的覆盖了背后那个被他日夜保护着的世界。……

继续阅读林牧良的现充之旅(以博主本人为主人公原型的短篇小說《阿宅不要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