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之行:ZH,LJ以及TY

12月24日我连滚带爬来到了上海。
出了徐家汇地铁站我就见到了那仨哥儿俩:ZH,LJ还有TY。其中TY是头一次见本人,虽然Q群里见过这人的名字。
山东的小伙子果然都挺高的啊,这三人都有一米八以上吧。
LJ我毕业之后就没再见过他了,估计有将近四年没见面了。最后一次跟ZH见面是一年半之前来着。但是看上去他们真的一点都没变。
老实说我之前在线上跟他们聊天比实际见面时多,而跟他们最熟的那段时间我大概还是一种线上能说话线下就是悶葫芦的状态。但现在我也不同了,毕竟跟一帮男同事朝夕相处了三年,也在线下有了面对面交流的好朋友。
现在看来LJ就是一非常常见的游戏策划。俗话说得好,策划全凭一张嘴。于是我看到他一直跟ZH还有TY聊各种游戏。回想一下的话,我之前的策划同事也差不多都是这样。
ZH的话,虽然他是一个程序猿,但他并不是一个话少闷头做技术的人。他话真心不少,而且并不都是技术相关,和LJ两个人也挺能聊的。这人你稍一不注意他就自顾自地快速说了很长一段话然而我还没有弄明白他一开始在说什么……
TY的话,这人只让我想起了之前的上司。一样的爱说瞎话,爱口胡。十句话有八句口胡。遇上这种我一般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就只能干笑。
跟他们来到一个棋牌室玩桌游。
我上一次玩桌游的记录是在趣游和那帮人玩杀人游戏,应该是两年前的事了。这让我确确实实想起了刚进趣游时和大家打成一片的日子,我猛然间有点伤感,然而旋即又意识到那种日子已经离去很久了——也许是人变了,也许大家都没变,只是环境变了。
老实说我并不喜欢玩这种游戏。也不知道从哪年起,我就对有竞技内容的活动有了抵触情绪,因为得失心太重,讨厌失败,所以总是喜欢直接放弃。
两年前我跟趣游那帮人玩杀人游戏的时候就是一随时随地狂笑的傻子。我的乐趣甚至是出局之后作为旁观者看他们互相怼。
这次我其实挺开心的,无论是看TY口胡还是看他们互怼。
有朋友一起玩挺好的。
12月25日我跟LJ还有ZH去了外滩。
看了蒙蒙细雨中的黄浦江和被雾蒙了一半的东方明珠。
难为两位小伙子陪我雨中漫步了。虽然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但是我啥都没说。果然是因为觉得实际上不太熟所以也没有跟之前公司的朋友那么坦率吗?他们还请了我日料。
也见识了旁边那条步行街的繁华,在街上看到了一些之前想找没有找到的品牌的店铺。
总觉得即使就去了这么几个地方,也能感到上海比北京要繁华。也可能是因为我在北京太不爱玩了。
在北京的话,即使是去专柜买某款化妆品,我也是不想去的。因为并没有人陪我去。某些牌子的导购会“看上去很亲切”地问我:今天一个人来的呀?然后我心里就觉得自己被鄙视了——我没朋友。
在这里逛步行街的感觉让我想起了唯一一次跟之前的同事一起逛街,逛的是大栅栏。
事实上我过去一年时间里最好的朋友就是在趣游坐在我对面的那位。而我和他除工作时间之外几乎没有任何交集。
这件事的负面影响是我有事没事总喜欢往公司跑,我甚至心甘情愿地没有个人生活。只要他在,我就会开心。
我对他的感情已经说不清了。人总是被各种误会各种错觉所蒙蔽,察觉到的时候心态已经跟之前不一样了。然而即使意识到那些是错觉,心态和感情也回不到从前了。
我不爱他。我喜欢跟他聊天,我几乎什么都会跟他说。

然而当初逛大栅栏的时候,虽然有别人在,我心里想着的却也是:这是我第一次和你逛街。
现在想来,估计那也是最后一次了。
言归正传。
有朋友陪我玩真好。虽然经常LJ和ZH哥儿俩有说有笑地就把我落下十米远。
但我这次不是一个人压马路了。

多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