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世界和两千行代码——记一次应聘经历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对自己的埋怨。
这件事大概会对我留下心理阴影吧。
大约是中秋节过后,我因为游戏引擎职位联系上了完美世界的HR。
HR说,用人部门的主管不喜欢面试,能不能发两千行的代码片段过来。
我查了一下2年前写的粒子系统的代码,与它的部分逻辑和渲染有关的代码的实现大约有三千行。这意味着2000行代码是有一定功能的。
我又回想了一下学生时代写的代码。2000行代码是啥?够十个小游戏的基本玩法逻辑了?
我回复道:我没有业余时间往开源社区贡献代码的习惯。而把我在现在公司的项目的代码发给贵司显然是不合适的。所以两千行我拿不出来。
HR说那你先来面试吧。
我就去订着不甚清醒的头脑来面试了。面试前一天项目通宵加班,我回到家大概是半夜三点。
面试官是一个挺精神的人,他和我身边这帮哥们儿看起来差不多大,看上去很和善,简单沟通了一下工作经历,他仍然表达了想看我写的代码的意愿。他表示他不急着招人,但他需要能够长期合作的人,他想知道我的职业规划。但他没告诉我他需要招人来干什么。
我一脸懵逼地回来了。
HR问我要不要提交代码。我说可以,但给我半个月时间。我想着的是,面试官说他不着急。
我觉得他这种想法是可以理解的:talk is cheap, show me the code. 程序猿们喜欢这句话。
然而我却牺牲了整个十一假期,为了造出这些代码。
假期最后一天我才发现成本太高了。我牺牲了和家人团聚的时间,去换一个不甚明朗的机会。
然后我换到了第二次面试的机会。
第二次我来到那家公司,我跟HR聊了一下,她问了我期望薪资和找工作的原因。这一次,我前一天是两点半下的班= =|
面试官是个戴着眼镜的男人。面试一开始他就用手机背对着我,我听到手机发出了叮的一声。我以为他在录音。之后的时间他除了看简历就是看手机,几乎没有看过我一眼。
问了一圈我简历上写的经历,然后问我通过看国外的游戏有没有一些对现有引擎的改进想法。
我答不上来。我说我平时爱玩小游戏和日系游戏之类。
他没有反应。我默认他对我说的没兴趣。
之后就结束了。他让我回去等通知。
我觉得很痛苦。我觉得这场面试很糟糕。而且我觉得“等通知”就是没戏的意思。
回去的路上,我突然觉得那个面试官一直拿着手机背对着我不会是在又录又拍吧?突然感觉很痛苦,要哭出来了。
我没去上班,一直玩手游到12点,然后关灯睡觉,躺了一会儿突然就哭出来了。我只是很在意,如果真的是又录又拍的话,我感觉受到了侮辱。然而我不确定又没有证据。
为什么当时没有问问呢?后悔让我又哭得更厉害了。我感觉自己太蠢了。
然后,第二天,我接到了那位HR大姐的电话。
她说,让我把职业规划发给她。用人部门的主管要看一下,如果觉得合适的话,就可以进行下一步骤了。我问她昨天面试的结果,她说我的沟通能力有点问题,但用人部门的主管说可以接受。
我跟她确认了关于该公司朝九晚十的问题,加班打车不报销的问题,以及该部门其实是想招一个做跟fbx打交道的工作的人的问题。
我说给我两天考虑一下。
HR说,行吧,都拖了这么久了,也不在意这几天了。
这话让我出离愤怒。你们当初告诉我不着急的,现在跟我说嫌拖得久?我花费的是一个十一假期跟家人团聚的时间,而你只是动动嘴皮子。
我泪水止不住,赶紧在对方听到我的哭声之前挂断了电话。
三个小时之后,我给她打电话说我放弃。

照完美世界这个加班节奏,要是没有假期的话,要造出2000行代码,那至少得需要一个月吧?还是说他们想招的都是晚上10点到家洗漱完毕然后再给开源社区贡献代码到半夜两点的人?还是说他们鼓励员工把公司的代码传给别人?
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了。
包括他们面试官的傲慢和HR的傲慢,我也不想再体验了。
我没有跟他们撕,因为我控制不好情绪,无法在受到委屈的情况下保持优雅。
而且现在的我很自卑。

那些代码是我自己的,我已经传到github上了。它们是我的,即使是垃圾,也是属于我自己的垃圾。我仍然爱它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