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热情传说》里学了个新词,Voice of Reason。他们说,Mikleo是Sorey的Voice of Reason。那个一直在他背后的最亲密的朋友。

一方面遭遇危险时保护你的后背,一方面在你冲动时给予你冷静又理智的劝说。

我有时候也觉得自己是个冲动的主人公,需要一个好朋友时刻提醒我保持理性。然而上帝没有赐给我这样的朋友,我也不是Sorey。我不是个冲动的主人公,我也许只是个没头苍蝇而已。人家Sorey也不冲动。

 

无痛呻吟通常是不好的。但偶尔我也想呻吟一回,虽然这样不好。

人们说单相思的人为什么不能放弃这毫无希望的感情是因为他一直在被自己执著的单相思所感动,他一只在自怨自怜地同情自己。

虽然那并没有什么乱用。

我有时候也被自己感动得稀里哗啦的。多半时候是在12点以后。啊,就是现在这种时候。

 

今天去参加公司年会了。果然骂公司这种事太败人品,我没有中奖。

整个年会上面一直在抽奖我们一直在下面吃吃喝喝。不中奖这种事太讨厌了,一直没被抽中却直到最后关头还期待着。结果就这么提心吊胆地一边吃饭一边听着台上的人念中奖号码,然后,年会结束了。

另一件让我不爽的事是,没有跟那家伙坐在一起。

说到底没跟那家伙坐在一起是很沮丧的事情么。我很怀疑我又在感动自己。

说到底,那家伙临走的时候还等了我一下,最后在出了饭店门才分道扬镳。这算慰藉吧。他还记得我。

他只是习惯在临走的时候几个人一起,而我是其中之一而已。

然而想想和我同桌的几个人的话,我只是觉得有点寂寞。这一桌人对我来说可能永远都只是”酒肉朋友”。

我这人很刻薄。有的人即使相处的时间再久我也不会喜欢他们,不会和他们深交。

然而我很喜欢那个家伙。要说理由的话,大概太多了说不清。如果你问的是”哪方面的喜欢”的话,我大概会回答”哪方面都有”。

然而他不是女孩子。

这个转折也许很奇怪。我想说的是,如果他是女孩子的话,我大概就不可能在表露对她的喜欢的时候有所顾虑了吧。

对女孩子之间来说,手牵手都是很正常的事。我甚至可以对闺蜜说你好可爱我好喜欢你,同时露出闪着星星眼的表情。她会对我报以善意的微笑。当然,也许是苦笑,也许是流着冷汗的笑。

但大概我一辈子也不会对那家伙说”我很喜欢你”了吧。我曾经说过这句话,在不合时宜的时候。然后我得到了一张好人卡,还是珍藏版的。

然而,我对他的感情,跟我对我曾经的闺蜜的感情,又有多少不同呢。

不同性别啊,况且这种比较的结果本就难以量化。但是如果,如果我学生时代参加同学间聚会,却没有坐在闺蜜旁边的话,心里的落寞大抵就是如此吧。

 

我很喜欢你啊,就如同喜欢最亲密的朋友一般。

然而,这样却并不妥当。

 

我这人啊,高傲又刻薄。

在你半开玩笑地跟我说”如果下雨了我给你送伞”却真的去了的时候,我只是道歉,不敢说谢谢。

对不起。但是你别这样。受不起。真的。

甚至末了我还嘲讽了一句。

我怎么会容忍第二天会下雨自己手上没有伞的可能性呢,你送了也是白送。我刻薄地说。

但也许这次是我们扯平了。我也曾经对你做过这么愚蠢的事,你只是回礼而已。我们两不相欠,终于扯平了。

而已。

 

高傲又刻薄的我。

经常和那两个(曾经就在我们背后工作的)美术在一起的那个小伙子又高又帅,据说家里还有钱。那样一个小伙子似乎试图追我。

何德何能的我,就这么刻薄地拒绝了他。

我只觉得我们没什么共同语言而已。我甚至没有向他透露自己喜欢什么,就这么笃定地判断了。觉得多说无益,就那么刻薄地拒绝了。

然而旁人会觉得我拒绝高富帅这种事是有病吧。

我却无法理解那些因为”那个人对我好”就那么渐渐地把心托付给对方的女孩子,我也不觉得试着相处一下就能把共同语言给找出来。

我这人这么刻薄,这么容易看别人不顺眼。

那三个人在我们去年会地点的路上和我们坐上了同一辆公交车,在回来的路上也是同一辆。我却因为高富帅小伙子的原因,愣是没跟同事打招呼。

我就这么刻薄地把拒绝了的人就一句话也不要再说的原则给坚持下去了,真是讽刺啊。

 

如果你觉得你和你的朋友已经够亲密了,而你朋友却不这么想,那你说的话开的玩笑,可能会招来问题。

我曾经一头栽死在这个问题上一次,我也深知做了越界的事,说了越界的话,开了越界的玩笑,导致的后果有多傻。

对那个人,我却又一次做了不止一件傻事。我甚至试图揭他的疤,试探他的底线。然而我终于确认了他的心脏也是肉长的之后,才察觉到是自己做了傻事。

他却一笑置之。

 

好多事情,对你来说,都无所谓啊。

而我,却觉得满满的都是自己的罪恶。

你的无所谓,我如今也没有必要去理解了。

 

所以,我”最亲密的朋友”的位置上的,不应该是你啊。

 

所以我一直做着自己是一名剑士,拥有一把能斩断所有东西的剑的梦。

所以我一直做着自己背后长出了巨大的翅膀,能飞到所有人都触及不到的高空中的梦。

中二病的世界里,我觉得我一直是一个人在战斗,我觉得我好像在与整个世界为敌。不,并非他们主动与我为敌,而是我觉得他们在嘲笑我,所以只好对他们兵刃相向。

 

然而这是另一个世界。

这是一个”连BOSS都知道,你是这里最能说服我的人”的世界。

这个世界里你对我说,如果我走了,我的工作没人接手会很麻烦,所以希望我能留下来。

于是因为顾虑到我的工作如果由你接手你会增加太多不必要的压力,我就等到项目上线再走吧。

 

然而我还有一个愿望。

如果项目上线了,我一定在你之前离开这里。

 

拜托了,我的剑,在当断的时候,斩断这孽缘吧。

 

我最近大抵终于明白LJ常说的”缘分”是怎么一回事了。

你看,最直白的原因是——如果我真的能与你交往,我也不会最终与你结婚吧。

看吧,上天安排我们相遇,不是为了创造一段金玉良缘的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