粒子系统优化……记

大概就到此为止了。CPU方面的优化。
我把Sprite粒子的顶点生成移到了逻辑线程。就放在粒子逻辑更新之后。然后这个函数的执行开销立刻变为原来的二分之一。因为cache命中率上去了。
然后绕不过去的memcpy就成了由渲染线程拿逻辑线程生成的顶点数据往vertex buffer里拷贝。
令人讨厌的vertex buffer重建仍然存在。粒子数量增长的时候帧率特别低。
继续阅读粒子系统优化……记

最后一篇应该加密的post

从前天得知新的座位安排,到昨天搬了东西,再到今早一觉醒来。
两个晚上我都梦见了我之前那个邻座。
梦里大概就是说话而已。现在已经完全不记得梦里发生了什么了。
我的梦里通常各种人都有,各个同事都可能出现。

我想起了过去的几个好朋友。
当年上高中的时候,我真的是一个认准了一个朋友就抓着她不放的人。除了那个朋友其他人都看不起,总是用各种各样无聊的话题堆满和她相处的时光,总是喜欢打断她和别人的谈话的人。
高中毕业之后我再也没有那样的朋友了。也许只是因为本来能倾听我一直不停地说的人就不多,而且我说话有时候实在太刻薄。
来北京只是因为希望能去有人肯听我说话的地方,讨厌那所大学是因为它没有给我什么朋友。
想想现在因为和同事交流的时间太多而极少联系当年的好朋友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太差劲了。
这就是所谓的我已经有新朋友了,不会像以前一样只缠着你一个人了。
当年我眼中你的脸你的笑容无比可爱,你的成绩你的性格让我无比嫉妒。
当年我摇着你的胳膊要你听我讲话,讲那些絮絮叨叨我讲不清楚你又听不太懂的东西,唯恐你的注意力被别的东西吸引,又总觉得你人缘好不差朋友而怕别人抢走和你相处的时间。。。
而现在已经有一年没有主动联系你了。
终于发现自己其实更是那种有了新朋友就忘了旧朋友的人。

于是就这样了。

大概那种朋友不会再有了吧。

然而如今仍然会把别人投到她身上,对跟她有着相似气息的人感到无比。。。

无比喜欢吧。

但气息什么的终归是感觉,并非理性的判断。

我也不能指着人家的鼻子对人家说:“你的气息跟我以前的好闺蜜很相似,所以请做我的好朋友”吧。

于是到此为止了。